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第三卷 浮梦 第17章 山顶邀月
    2004年8月15日

    清晨,滇北大龙吞族附近的龙脊山。丛林寂静无声,山间浓雾不化,隐约中一个黑色身影出现。浓雾沾湿了他的眉毛和胡茬,在发须尖上错落成细密的小白珠。身穿武将黑袍的身影步伐从容轻快,使他看上去如这山林间的云游散仙。

    趴在他背上的一个美人闭着双眼,嘴角线条勾勒起一抹优美的弧度,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甜美的事...

    胡椒看了看前方不甚清晰的林子,停下脚步,放下了背上已经清醒了的书凉。书凉抬头,看着这片熟悉的景物,挽了挽耳鬓略显凌乱的长发,提着裙角,轻笑,欢快的如初见美景的小女孩,沿着不甚平坦的山路向上前行...

    胡椒甩了甩酸麻的胳膊,又抹了把额头上的露珠。他掏出老旧的怀表看了看,快步向前追上,扶住脚步不太稳健的书凉,相视轻笑...

    从龙脊山顶看去,远处浓雾翻腾,天边云雾被染成暗红。起初的它只是一条浅浅的线,逐渐洇透了更多的云层,变宽,然后,缓缓升腾。它颜色多变,越来越快,逐渐变成蛋黄般酥嫩,直到冲破意图用颜色挽留它的浓雾...

    两人依偎山顶,被眼前朝阳折服。良久无言...

    胡椒突然身形一震,转过头用肩膀擦拭去嘴角沁出的血丝。他从袖口里翻出一枚勋章,跪向书凉,压制着轻颤的双手,给他扣戴在左胸上——七等宝鼎勋章。

    “大爷爷说,如我不负所誓,即为大华种,为他之后。如我不负所望,亦完成所期,即为大华锦秀...此七等宝鼎勋章赐我功成!”

    “胡椒生于南越,生父被乱党伏姓所杀。我母舍命护我入华,负伤36处...命绝滇地...承蒙三老关爱,厚葬椒母...椒万死不敢垂忘!”

    “然,南越乱贼图谋甚奢,胆敢犯边,三老领我护滇,毙敌38人!值此,叛军已查明我栖所,更亡我之心不死...是夜,屠寨70余口,三河叔夫妇、啊秀、阿旺婶...”

    “三老护我途中重伤...命殒,椒11岁!为成三老遗愿,也为手仞仇贼告慰父母在天之灵,解心头之血海大仇,碾转万里九十城专弑此贼!徒奈,那老贼此时被大华军情部羁押...实在没机会了...我...无能为力了...”胡椒伸出指向北方的手臂,缓缓垂下,落在碎石堆里。

    “我是男人!华人!三位功勋爷爷的后人!军人之子!母亲的延续...生而为人,有可为有可不为,所为称之道,不为亦称道,而道可道非常道,道道通道,道道不通...”

    书凉抱着他,听着他像个受了气小媳妇,喃喃诉苦:

    “苏莉雅曾问我...问我是哪国人,凭什么去杀人,代表谁...这几句话把我问住了,我很纠结,很痛苦,很挣扎。这一年多时间没去找你...我又回了南越,到了坊间...”

    “他们宽容我,做最好的糕点,招待我像贵宾,拿出最好的食物,阮三哥家的螺汤粉、夫妇饼;木秀嫂家的木鰲糯米饭、罗勒饭;李鸣叔家的粘米糕、塘虱鱼汤;巴岚家的葫芦瓜汤、西番莲;胡思青家的青芒、爪哇蒲桃;答马农家的蛋黄果、羊奶果;什梗家的龙葵、酸木瓜;吭临家的傣家苦果...我像迷途的孩子,找不到家的丧家之犬...”

    “我在南越迷失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电视里的梯田...我突然想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就...跑回来,我还有你,我...没有我,你怎么过...打雷怎么办,又有人欺负你怎么办...”

    “我找了你好久都找不到,旧厂房不能回去,陆东枝把那里拆了,她恨我!我就跟着她,几个月...我快疯了,再找不到你,我就...我就拆掉江省的民政厅、军情部!”

    “回来真好,哪里都能听到熟悉的买卖吆喝声...比在南越的好听多了...”

    书凉紧紧抱着他,跟着他一起哭。他认输了,他说出这些,就代表卸掉了心底所有的精气神。书凉抱着的这个坚忍的男人,心头像被很很刺了一刀,抽痛!她至今时才终于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千般隐忍,为什么对南越行事这般阴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刺杀南越高官,一次又一次...

    每年秋天他都有会从自己身边消失两个月,这么多年从未间断。每次回来都是一身伤痕,看着他憔悴的脸庞,拖拽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来的时候,那种失而复得,那种几近崩溃的心痛...那种踏实。

    伤好了他就会训练,格斗、刀、枪,学习苏俄语,熟练英伦语,南越南北土语,泰语,大华几个地方的方言...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她也从不敢问。怕问多了,他心底会产生一丝松动,那后果是可怕的。

    “记得第一次你出去时,把手上三爷爷的戒指戴在了我手上,很认真,慎重‘三爷爷送的念想,好好保存!’”

    “回来,还给你!总是每年重复着...”

    “第一次你教我名字...”

    “第一次你教我猎杀...”

    “第一次你教我外语...”

    “第一次你教我摩斯电码...”

    ... ...

    “第一次你浑身是血的回来‘嗨,见到你真高兴...’晕了过去...”

    “第一次来江省大宁市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明明我眼花缭乱,可心底就是没有一点欢喜,这里不属于我...但,这是你的安排...”

    “第一次没有你的生活,我孤独的呆在诺大的废旧厂房,真的无所适从...”

    “第一次进医护校门,迎着周围冷嘲讥讽,我昂起头很骄傲,因为这是我能为你做的...”

    ... ...

    “那么多的第一次,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年就这么快过去了,为什么我都能清晰地记得起所有关于你的事,就像发生在昨天。”

    她知道,胡椒可能有些事必须要去做,不能阻止,也不跟着。所以她只能等着,安静的等待着胡椒归来,让他看到自己的笑容,尽管是那样的煎熬,度日如年...

    但书凉只要想着,能把手上的戒指重新戴在他指头上,那就是最大的幸福,最大的被需要的感受,那种心里的踏实,无与伦比。

    她庆幸,自始至终伴他身旁。她也知道,他用心的呵护自己的尊严,都不敢提她的身体的特殊。最近这些年,他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她也一直想穿好看的靴子,可他就是不肯,那是他心底的无所适从。

    “你还是回来了,回来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不让我穿靴子,可我还是穿了,只穿一次,只给你看...”

    “这该死的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我们都长...这么大了...”

    “...我都不想长大...”

    “我都舍...不得捏你腰间的肉了...”

    “我都好...几年没摸过你的脸了...”

    “我也好久没替你刮胡子了,好久没给你剪头发...

    “好久没让你抱了...”

    “胡椒...我想为你跳支舞...”

    她恨,恨自己没能为他做更多,没能让他轻松一点,看着他发自内心的疲惫。书凉伸出双手,抚摸着他对战野猪群而落下疤痕的面颊,吻掉他苦涩的泪珠,看着他骄傲的肩膀耸搭着,认输的样子,她悲哀,她心痛。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哀莫大于心死吧...

    山间浓雾化开,四周死寂...

    书凉在身上摸索着,取出一支烟,她摇头轻声道:“这是除你之外,唯一想尝试的...”

    胡椒本想阻止,他动作迟滞,帮她引燃。乳白色的烟雾让她剧烈的咳嗽,眼泪都出来了,但她没有停下...

    胡椒直起身,擦了擦脸,整理了一下装容,笔直站立。他向升起的红日,敬了一个标准的旧军军礼,大声嘶吼:

    “敬!戍守大华国门深埋异国之先烈!

    敬!英悍坚韧之新军!

    敬!大华河川秀美!

    敬!滇地之民纯善!

    敬!朝阳书凉!”

    他目光掠过远处山峦,心怀感伤,过往片段一幕幕...

    他忽然转身,双手虚握成杯,弯腰面向书凉,不顾嘴角溢出的血丝,沉声道:

    “酒黄...

    孤独易觖,彭宁无定,采桂浸,一杯足醉。

    百色茫槃,欺心克思,舀一壶,与君共渡。”

    书凉轻舔嘴角溢出的暗红,缓缓站起身,脚下的浅色鹿皮长靴轻点,仰起手臂,缓缓地转着圈,风吹起衣袂,蝴蝶般轻柔。她指着开雾后周围的景物,满面春风,轻启红唇,贝齿微开,柔声道:“殇胡椒...

    夜泪目暗怀伤,感悉往悲籁,凌携珠落尖黄,忽雨俱身廊;

    浅轻唱声流淌,丝缕悲鸣羌,延柔徐面沁亡,弑独晾楼荒。”

    唱完,她停下身,弯腰对着胡椒,用宽大的袖袍掩左手虚杯与胡椒相对,共语道:

    “此生无憾!不求来世!”

    风起,吹动他们黑色袍服,凄然,肃然...

    这对灵魂伴侣,含笑于山顶。

    对面山上的狙击手没动...

    刚刚合围山顶,帝国军情部的人没有再近前...

    包围山下的军人们望着朝阳神色黯然...

    大宁市某高档住宅内,姜研仰起脸,望着南边,双眼泛着水光...

    纳兰花呆坐书桌前,泪水沾湿了稿子...

    大龙吞族吹响悲鸣的号角...

    陆东枝赶到,看着他们脸上凝固了的淡然笑容,巨大的悲伤从脚底升腾,身体不可自抑的颤抖,她握紧了拳头,指甲深陷手心,鲜红滴出,没于这一方厚重的土地。她开始恨,恨把他们逼到这一步所有的事和人,也包括她自己。

    军情部,姜蓉依靠在陈青石肩膀,看着无人机拍摄的反馈画面,流泪:

    “青石,我们错了吗...”

    “我们只做对的事...”

    回归是一种勇气,是态度。它是舍弃、割离的选择,是表达方式。它不光是说服心灵的结果,它更是选择后,表达的结果。心无所属,四处荒芜,心有所途,四海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