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番外篇 第2章 陆青鱼
    ‘越是无所适从,越是事与愿违’

    陆青鱼是贺克敌在伦敦留学认识并在那里结婚成家的妻子。这在当时环境下也是奇特的。贺东川夫妇商议后,决定除了送上手写的亲笔祝福语以外,还伴随一份印装精美由贺建民转送的册子---《贺氏夫妇》。

    这是一本由贺东川夫妇两人自编,自传性质的纸质版孤本。之所以称为孤本,因为就印了一册,弄得贺建民非常羡慕,在贺克敌的婚礼上一直双手摩挲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婚礼进行到最后,陆青鱼动情的对贺克敌说:

    “我们在遥远异国他乡,执这样的大礼,没有经过公父母大人的面肯已是罪过。父母大人因身体之故,没有亲临也是因为不想为我们增添繁琐,我们不能因此生出半点责怪,二老亲自手书于我们已是最大礼物”她又认真对着贺建民说:“感谢小叔不辞辛苦,但还得麻烦小叔端坐...”贺建民不明所以,又不好拂了大嫂的意思,就在高凳坐了下来。

    陆青鱼本身长相端庄,又一身洁白的婚纱更显得出尘、仙逸。她整理了一下思绪,正了正身,对着正座在那里手捧书册的贺建民跪了下去:“儿媳青鱼对此书宣誓,愿与克敌同进退,严律己、俭持家,与克敌兢业所学,定不负公父母大人所盼,不愧二老恩泽...”说完含泪磕下三个响头。她的举动让贺建民震撼,他不敢乱动,生怕亵渎庄重...

    贺克敌反应稍慢,受陆青鱼感染心情复杂。他欣慰于陆青鱼的敦厚善良,善解人意,也对着贺建民捧着的书册跪下说道:

    “父母大人在上,犬子大婚擅作主张,未归二老膝下承蒙教索已是大不孝,其乃罪一;现大婚与洋倭异国亦未面圣实不可恕,其乃罪二;犬子一时崇洋倭之奢靡其乃罪三;犬子...犬子不求父母大人宽赦,只求二老仔细料理身体,待犬子归时...”还没说完身已伏地,泣不成声。

    贺建民不敢再座,已经跪下,双手将书册举过头顶,含泪微笑...

    前来庆祝这对新婚夫妇的外国同学好友都太不明白:“结婚是好事情呀,能得到亲友家人祝福又能和相爱的人步入婚姻殿堂,那他们不高兴吗?”

    “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这三人还哭着跪倒了?”一同前来的也有大华的其他留学生,他们一边深受感动一边跟不了解大华历史的人解释,明白后的外国友人站起鼓掌,上前与他们相拥给与最真挚的支持和祝福。

    陆青鱼在今天此刻才突然真正理解‘结婚’二字的真正含义,才理解责任的真正含义。

    成长的过程就是这样的,有些事理因人言而悟者,有悟还有迷,总不如自悟了了,意兴从外境而得者,有得还有失,总不如自得之休休。

    忙碌的学习生活并没有阻碍夫妻两人追求快乐的脚步,得闲之余他们遍访英欧或秀丽明媚,或端庄典雅的风景,处处莺莺笑语嫣然。这天陆青鱼早早回到家,布置房间,更换温馨的桌布,点燃蜡烛准备给即将博士毕业的贺克敌一个难忘的惊喜。

    挥舞着手臂正在煎牛排心情大好的陆青鱼拿起响个不停的无绳电话准备挂断,不想让这不和谐的声音影响心情。她左手拇指即将按到挂断的红色按钮时,下意识地停住了动作,忐忑地按下了接听键...

    贺克敌也匆忙赶回家,怀里捧着一束玫瑰,今天是结婚周年纪念,他想多陪一陪陆青鱼。打开家门,兴奋的大喊着她的名,得不到回应后,进屋把花放在了陆青鱼精心布置好的桌面上,就轻轻地去寻她。左右找不到,他就摸索着后脑勺走到厨房准备烧菜。

    宽大的厨台后他看见了蜷缩在一角的陆青鱼,刚想准备大声“su

    p

    ise!”的贺克敌发觉不对劲,单词硬是卡在了喉咙。他吓坏了,以为妻子伤到了哪里,下意识地在陆青鱼身上找寻着伤口,快速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电话准备求救,陆青鱼抱住了跪坐在身边的贺克敌痛哭。

    得到噩耗的贺克敌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像被抽空了气体的气球瘫软无力,他连怎么回到国内的都不知道...

    赶到大宁时陆玄月的尸体已经装殓完毕,陆青鱼困难地扶着行尸走肉般的丈夫往停放棺灵处挪动。那里,母亲在等着他们回来...

    越往前,陆青鱼越是悲痛,躺在那里的就是善良的婆婆,躺在那里的就是待自己如亲生女儿的母亲,那里...

    她看了眼慈眉安详的婆婆躺在冰冷的灵柩里,本就红肿的双眼又是大颗的泪珠夺框,成线坠下,砸在脚上,洇湿了一片...悔恨,自责,拗痛各种情绪掺杂,让陆青鱼晕厥。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多么无奈的悲惨事实,这一世错过,就再无来世...

    陆青鱼是至情女子,结婚时由于她心底那份执念,没有回国结婚其实一直是对浪漫主义情怀的追求,一副小女人心态,这没有错。公婆不但没有责怪还亲自手书祝福,备殊礼以示宽慰赞赏,公婆的这份小心,这份保护足以令陆青鱼感动一生。

    ‘只是这样的遗憾会伴随着她和贺克敌的一生。

    ‘谢谢你克敌...’陆青鱼这样想着,望向熟睡的贺克敌深情一吻。

    孩子的降生逐渐冲淡了贺家对老夫人去世的悲伤。贺家第一个孩子的来临显然让贺东川年迈的脸上老树开花,激动了一阵子的贺东川忙问孩子的姓名,这时陆青鱼才恍然,忘了这样的大事,忙求问于丈夫。贺克敌带着对父母的那份歉疚深埋心底,不曾在陆青鱼身边表露。但身为妻子的她,身为女人的先天优势的那份敏感怎么会不知道。

    在病床上抱着婴儿的贺东川略微思考一会,“取名‘东枝’,随母姓‘陆’”。这个结果让夫妻两人极为震惊,贺东川把小东枝交到贺克敌手上说道:“就叫这个名字吧...”

    见公公已下结论,陆青鱼不敢反驳。夫妻两人退出病房,贺老的助理送出他们后,慢慢把房门半关,安静地坐在书房记录着什么。

    还在陆东枝很小的时候,她就不止一次地指着父亲的办公室里挂着的全国地图,对母亲说要征服全国所有的大山。不知道这是小女孩的童真,还是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陆青鱼总是轻笑着轻抚她的脑袋,不知是赞同还是反对。

    陆东枝9岁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半年陆青鱼总是提醒她,不要再跟小叔家的弟弟贺东一起玩了。她问陆青鱼为什么,陆青鱼支吾回答,让她别问也别说。

    这件事陆青鱼跟贺克敌很认真地谈过,辅修心理学的贺克敌能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他也在找机会,需要跟贺建民谈一谈了...

    陆青鱼的意见很充分,都是不可言表的。她只能隐晦地告知贺克敌,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不能刺激小贺东,因为孩子还小不太明白事理,找个机会跟建民夫妻把事情讲清楚讲详细,不要存在不必要的误解,如果事情进展困难,她就只能把小东枝送往加大拿的姨妈家,在那里成长和生活。

    贺克敌开始是不同意的,孩子那么小就在异国他乡,终是不忍心孩子吃那份苦。可是左右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当然知道陆青鱼想说和担忧的是什么,看着她一会,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了。

    ... ...

    陆东枝看到这里再也控制不住悲伤。她也第一次知道了她的父母,也重新清晰了模糊中遥远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