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撼动静默的心脏 > 番外篇 第3章 进滇
    因为最近集团没有太紧急需要总裁贺克敌处理的公务,跟助理再三确认无误,他就集合了一家人前往滇南的坤明。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坤明那边的商品房二期建设和配套设施用地迟迟没有批复,而一期动工的项目又被迫停工,搞得谷川集团在坤明计划停滞了大半年,后期的跟进计划也完全拖延,再这样下去不说投入的资金了,就是谷川集团在坤明在滇南的的声誉都会有所损失,这是贺克敌绝对不允许的;

    二个是很长时间全家都没在一起聚聚了,繁忙了这么长时间也有点疲乏,换个环境换换心情,也为了找个机会跟贺建民好好聊聊,交换下意见。其实谷川集团要是没有比这件事更急需解决的话,那这滇南也是必须要走一趟的,谷川集团前期已经在这个项目投入了很多人力和财力,负责项目的元老吃不准当地民族风俗。贺克敌担心滇南少数民族众多,各方事情稍微处理不慎就会激起不必要的民愤,滇省z府压力很大,大部分工作精力都被他们牵扯着,为此都很头疼。

    这次又是因为少数民族间矛盾纠纷,延误了房建进度半年多时间,如果一期不能如期交付,就会占用集团流动资金;二期和配套设施用地如果不能如期批复和开工,那各种损失累计将达三个亿以上,这还不包括集团名誉损失,所以目前是重中之重。再重要的事情不到目的地都没办法开展,索性贺克敌都不去再费精力,尽量让自己有时间多陪陪家人。

    贺克敌携妻子陆青鱼和小东芝,贺建民携妻子苏娜和小贺东。

    两个孩子刚开始一路还能保持对风景的新鲜感,等一路尽是大山大泽后新鲜感尽失。小孩子的耐性终究是有限的,别说小孩子了,就是成年人满眼都是山,哪哪都是山也会腻歪的。

    “糖吃多了还会蛀牙呢,真不知道古人整天出去游山玩水的有个什么意思。”小贺东低声嘟囔着。

    苏娜抚摸着小贺东的脑袋笑而不语,他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儿子早就见怪不怪。小家伙5岁都能跑去他爷爷的病床前,讲诵出整篇的《通史》,让久躺病床的贺东川狠是哆嗦了一阵子。自那以后,除了小贺东和小东枝以外,贺东川谁都不见,任尔东西南北风就算卷起漫天沙尘只要吹不起他的病床,都不见。

    车队由五辆黑色进口丰田皇冠组成,第一辆负责领路,处理路上突发事件等,第二辆车坐贺克敌一家,第三辆车坐贺建民一家,第四辆车是备用车携带礼品及生活用品等,第五辆车职责与第一辆基本相同,他们负责断后和琐碎事务。车队整体速度不快,安全平稳行驶在不太整齐地国道上。

    前面负责领路的车辆,按既定路线时缓时停。有时路过近处稍有名景点时,会带着孩子们下去看一看,告知一些人文特点和历史背景,这得益于贺东川夫妇的教育理念。这两位姐妹子也是对这种教育理念极为推崇的,他们为有这样超前见识的公婆而深感荣幸...

    途径黔西见景物山色壮美,一行人下车观览...

    贺建民博学,讲解的比较详尽,常常听的一行人意犹未尽,贺克敌都直夸:“家父品德智慧,言教身传尽得吾弟!”

    贺建民则摇头苦笑:“大哥尽笑话我,老父大智慧尽教于你,我跟在身后听点皮毛罢了,那能跟大哥相比较,偌大的产业在大哥管理下朝气蓬勃,腾飞指日可待,我这都是说给孩子们听得,大哥就别笑话我了...”

    “你们兄弟俩呀,就知道相互吹捧,也不给小辈做好表率。”领着小东芝走在前面的陆青鱼笑着转头。

    “别理他们,他们哥俩的感情呀,比我们外人可亲多了呢,上个月两人竟能在办公室谈了两天两夜,家都不回,真是不能惯着了还。”苏娜挽着陆青鱼。

    “欸...娜娜这就不知道了吧,大哥那是有意锤炼我。自从在外留学,能跟大哥在一起相处说话的时间就少,难得能逮着机会,这言无不尽可是很痛苦的,能说个舒畅肯定不放过他的。”贺建民说完跟着贺克敌爽朗大笑。

    “说起这事,我可得多两句嘴了,现在的你们呀,还是应该多注重健康,不年轻了呢,克敌的腰间盘突出,建民的肩周炎,你们自己说,还能再连着熬夜的?”陆青鱼数落兄弟俩。

    “就是...”苏娜嗔怪道。

    “听大嫂的,以后收敛着点,再也不敢了,哈哈哈...”兄弟俩同声拱手。

    贺克敌走在前面,对贺建民构想集团商业理念...

    “只有明确各公司的经济责任,才能实现集团内部资金调度顺畅,只有集团整体协调,才能最终实现集团的经营战略。”贺克敌接着上次没讲完的说道。

    “充分考虑避税效应?!”贺建民眼睛亮道。

    “哈哈哈哈哈...”贺克敌指着贺建民摇着头,说道:

    “无论集团采取何种竞争战略,各公司都必须坚决服从,最终不因转移定价而影响集团的整体战略和内部各方的利益,此为上策!”

    贺建民担忧:“这种管理行为,高层必然会受影响甚至是牵制,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完善转移定价!”贺克敌坚定道。

    “谈何容易啊...”贺建民苦笑

    “哈哈哈哈,没那么复杂!看我的吧!”贺克敌自信道。

    “集团资源调配...”贺建民疑惑问道

    “大哥打算怎么处理?”

    “或抛或售掉那些个‘累赘’!”贺克敌指点道。

    “商业版图缩小...经营范围缩小,这个...”贺建民犹豫。

    “其实现在的有些子公司已经有了残羹之像,建民不要只执着于板块和范围嘛,不是还有...啊?”贺克敌指着前方山林,暗处的未知领域道。

    “大哥是想以后的集团能以精、快、准、狠极速地对市场作出反应?!”贺建民恍然,接着又问:

    “那集团资金怎么有效运作和监管?”

    “哈,你终于醒悟了...”贺克敌微笑解释道:

    “在资金的统一调度和管理的基础上加大对资金管理的纵深,统一调度和内部融通...对拨付各子公司资金的运行质量和安全性及时有效地跟踪监控!杜绝各子公司财务信息失查、失真!严禁资金预算和经营绩效评价不实,造成资金浪费、资产流失...”

    “成立集团独立的审核机制?”贺建民惊叹紧跟着贺克敌的步伐道:“我的天呐,这样的商业理念,这种架构和管理模式,我想应该深度的研究一下...”

    “如果想对市场作出最直接和有效的判断,光是这些还是不够的,还要成立一个独立专业的险评公司,直接对集团的战略部署及时有效的纠错!这样知己知彼才能永不坠落!”贺克敌小声的嘀咕道:“如果,集团再有自己的商业银行那就更完美了...我能用20年把父亲的商业帝国驶向洋倭并占领那里!”

    贺克敌站在黔西大山的山崖边,豪迈地伸出双臂,高昂着头,拥抱着远处的一冉赤色火红。

    贺建民在身后,看着大哥一腔激情,忍不住阵阵眩晕...

    和谐是家庭的凝聚力,相互关爱更是一个大家庭凝聚的核心...

    贺东好几次都想追上陆东枝,怎奈伯母根本不让她离开半步,身影还故意阻挡于他们之间。这让贺东情绪异常低落,环境再优美都提不起半点兴趣,怂搭着小脑袋伸着右手呈牵手状...

    进入滇南省靖市边界没多久,车队选择停在了一家猎户改造的民族农家菜馆前,准备休息和午饭。

    籍口不饿的小贺东伸着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指头摩挲车身转圈,蹙着眉头,嘟着小嘴在那念经。旁人看过去,以为这小孩子似乎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了不得事情。

    农家菜馆不大,但颇有地方民族特色,一些菜肴也都是山里的野味,这让贺家大小兴致颇高,每一个野味被端上桌都能被贺克敌和健民点评,或诗,或词,这源于他们自小跟随者贺东川走南闯北的缘故。受其感染,两位气质高雅的贺家媳妇则一会用英语,一会法语的变换着轻声交谈,根本不搭理他们。他们都彼此沉浸在这种睦的氛围中。

    贺建民站在门口抽烟的时候,看到贺东在车队那里徘徊的样子,不由得轻笑,‘这个小机灵鬼不知道又在盘算着什么,每次他出现这种状态的时候,最后都免不了敲诈自己一番,这可能又是在想什么鬼主意了...’

    午饭后一行人出门,感觉湿气有些重,抬头发现天空逐渐阴沉,挂在大山顶的云层也是越积越厚,越来越近。

    “看样子免不了来一场大雨了。”苏娜嘀咕。

    “是啊,滇地多雨,又是山区,气候多变。”贺建民揽着苏娜肩膀。

    “嗯,我等下坐嫂子的车,你带小东跟后面吧。”苏娜看着兴致不高的贺东轻笑。

    “好的,我也发现大哥好像有什么话要讲,单独的时候他没说,你去找大嫂聊一下也好。”贺建民看了眼大山。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所以我先问问什么事情...”苏娜挽着贺建民胳膊。

    “好,等晚饭后再汇报...”贺建民轻拍着老婆的手臂叮嘱。

    “我可不是你下属,哼...”苏娜撇了眼贺建民,走向第二辆车。

    “哈哈哈...”贺建民被老婆的动作逗笑,转身向撇着嘴不远处的贺东招了招手道:

    “小子,过来,出发了。”

    “妈妈为什么坐前面车了?”小贺东盯着已经开动走远的车子询问。

    “嗯,跟爸爸单独坐一起不好吗?”贺建民摸着儿子的头道。

    “别摸我头,等下我们的车走前面吧!”小贺东耸着肩膀,表示抗议,说完就钻进车里。

    “臭小子,跟谁学的”

    ... ...

    对陆东枝来说,回忆是残忍的,是带着清晰片段的又一次撕裂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