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请不要在我通灵的时候直播 > 第四十二章 九阴摄魄、桃桂漫天
    “桃子桃子,你别哭啦。”

    “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女演员非你莫属!”

    “不是剧本吗?怎么会哭这么久?”

    “咱能不能整点新活儿啊?这都哭半个小时了!”

    “害,没活儿看了,我先退了。”

    “我猜剧本一定是那个小哥没死,之后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呜呜呜,我去你们大爷的,这不是剧本!”陶梓沐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放声大哭了出来。

    看到她的这副样子,老戴和黄仙太爷都是一阵无语。

    “我说,老夫刚才夜观天象,阿枫他好像没事啊。”

    “是,可是那个家伙醒过来了,有点难办呐。”

    黄仙太爷忧心忡忡地道,老戴闻言却也没说什么,而是走到陶梓沐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嘿嘿笑道:“阿枫没事,我算过了,你别哭啦。”

    “呜呜呜,你算的又不一定准……你除了会套件防弹背心唬人,还会什么啊……呜呜呜……”陶梓沐瞥了他一眼,随后哭得更伤心了。

    闻言,老戴顿时感觉无地自容,就在他思考着要怎么向陶梓沐阐述自己的能力时,江之枫的声音却是从远处传了过来。

    “哟,几位,好久不见呐!”

    听到他的声音,三人都是猛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望向了他。

    “阿枫,你没事啊!”

    陶梓沐泪眼朦胧地望向他,接着便捡起手机,快步朝他奔了过去。

    黄仙太爷与老戴心中则是一震,望着走来之人,他们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复杂。

    “阿枫,你没事就好……呜呜呜……没事就好……”

    陶梓沐一把扑在了他的怀里,再次大哭了出来,哭泣声中饱含着喜悦。

    然而,江之枫却是一把将她推开,不屑地瞥了她一眼道:“那个叫什么何娜的女人都死在了里面,你一点也不关心她吗?还搁这儿傻乐?”

    “什么?何娜她……”

    陶梓沐哆嗦着嘴唇,心中再度一震,她还想凑到江之枫身边,试图问个清楚。

    “爬开!”

    江之枫理也没理她,直接将她给一把推开,快步朝着黄仙太爷走去。

    “黄皮子,本大爷回来啦!”

    江之枫将黄仙太爷一把抱起,像逗弄一只小宠物似的抚摸起它的头。

    但,黄仙太爷心中却没有分毫的欣喜,反而是警惕地打量起了面前之人。

    “阿枫,我……”

    陶梓沐跟上他的脚步,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再次遭到了他的白眼。

    “你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害臊啊?看不出来我烦你烦的一匹吗?”

    “阿枫……你……你怎么这样……”陶梓沐眼眸低垂,哭丧着脸道。

    但,黄仙太爷此时却镇静地摇了摇头,沉声道:“他,不是江之枫。”

    “啊?”

    陶梓沐满脸震惊:“那他是谁?”

    “哎,黄皮子你别瞎说啊,老子就是江之枫!”

    他说着,便将黄仙太爷甩到地上,接着一把搂过了陶梓沐。

    “来!让我江之枫大爷啵一个!”

    “呜……”

    猝不及防间,他的嘴唇直接贴在了陶梓沐的唇上,紧接着,便是深沉而又漫长的一吻。

    “牛批!”

    “小哥好会啊!”

    “大师,我悟了!”

    “学到了学到了,明天就找女朋友试一试。”

    “醒醒,你没有女朋友!”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还存留在直播间里的老观众,此时纷纷沸腾了起来。

    然而,当江之枫松开了陶梓沐后,却是一眼瞥见了这台还在直播中的手机。

    “阿枫……这可是……这可是我的初……”

    砰!

    不等陶梓沐这句羞涩的话说完,他便双手一挥,紧接着,陶梓沐的手机便断成了两半。

    “你播个锤子播?别拿那玩意儿对着老子!”

    “你……”

    陶梓沐望着地上的手机残骸与江之枫那离她而去的背影,再次无助地大哭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老戴忽然走到了他的身侧。

    “你是?天师道的家伙吗?我还认识你们的掌教呢。张天师啊,想想也是老朋友了。”

    江之枫自顾自地感慨道,谁料,在下一瞬,他的身体便猛地僵滞在了原地。

    “你说的那个,是我们师尊,早就位列仙班了。”

    老戴一面将符咒贴在江之枫的后背上,一面对他说道。

    紧接着,黄仙太爷猛地跃起,一步来到了他的身边,同时身上散发出一阵金光,口中喃喃地念起了些什么。

    随后,江之枫便感觉自己的身体陡然一震,涔涔冷汗也随之从他的额前滑落。

    但他还是猛一抬脚,紧接着,一阵阴寒之气从他体内喷涌而出,下一瞬,他便将老戴贴在自己背后的符咒给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你小子的道行还是太浅了哇,连老张他的万分之一都达不到!”江之枫瞥了眼老戴,讪笑着说道。

    “呵,一秒钟足够了。”

    老戴将双手背在背后,得意地望向江之枫,恰在此时,黄仙太爷的喃喃之声终于是停了下来。

    随后,江之枫便感觉自己的脖颈像是被什么给束缚住了一般,使他难以呼吸。

    “混蛋,这五帝钱,竟是被你派上了这种用场吗?”

    江之枫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他拼命试图挣脱,但怎么也挣脱不开。

    黄仙太爷此时的身形也在逐渐消弭着,它全身化作光点,缓缓飘进了这五帝钱中。

    “桃子,告诉阿枫,我要沉睡上一段时间了。”

    飘散的前一刻,黄仙太爷冲陶梓沐说了这样一句。

    “老黄皮子,你以为你能压得了我多久吗?就算你再怎么忍让,只要我还在这家伙体内,那群老东西就不会放过他的,你以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醒过来了吗?!”

    黄仙太爷没有回答他的话,就只是静静地飘散进了这五帝钱中,紧接着,江之枫那双始终泛白的眼眸猛地闭了上去,随后直挺挺地瘫倒在地。

    见到他的这副样子,陶梓沐也不哭了,而是焦急地又往回跑去。

    “阿枫,你知道吗?那‘犹有煞星隐西北’中的煞星,其实就是你自己啊……”

    老戴走到江之枫的身边,将他扛在了肩上,喃喃自语道。

    海天相交的沙滩上。

    面容相同的两人,一人面朝大海,另一人则被囚禁在笼中。

    面朝大海之人手中紧握着牢笼的钥匙,双眸漆黑一片。

    被囚禁在笼中之人,双眸煞白,嬉笑着对另一人道:“去吧,到九阴摄魄、桃桂漫天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