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极无上尊 > 第六章 高人临夜家
    夜晓忐忑地望着劫云,发宏愿是他突然想到的方案,当然也是有根据的,源自梦三号记忆里有个传说记载某个世界一个大罗境界的修者发大宏愿向天借力成就圣人果位,这个世界不知道发宏愿行不行。

    若这个时间也是可以发宏愿,那他此时在天谴雷劫之下,天威必在,他发的宏愿必能直达天道,何况现在天谴盯着他,必然是天道注意到他,否者就不会来天谴,此时只需等待天道回应。

    宏愿也不是什么都能发的,要么是推动世界文明进步,要么是守卫生灵文明秩序和谐善良发展,要么是护卫世界山河水土等等,总之就是要对天地有利的。

    夜晓的这个宏愿也是对天地有利的,大有替天征战诸天万界的意思。

    记忆里,夜晓可是知道世界可不止一个世界,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天道,而世界与世界间是存在战争的,若一个世界灭亡,这个世界的天道自然也消亡,所以每个世界都会诞生一些强者,或守护,或攻伐,前提是对天地有益,如果这个强者对世界有害大于有益,便会引来天道的天谴。

    夜晓招来天谴,自然是因为他若修炼这个功法,掠天地造化于一身,可能会产生某一地或某一域某一大陆灵气全无、造化尽失等情况,再也无法产生强者,对天地损害是极大。

    弱小的他想要破解当前局面,自然是要天道看到自己对天地是有用的,所以夜晓发了这个宏愿,而且他还喊了天道爸爸,生在养在这个天地的他,喊一句天道爸爸没问题吧,才不是怕死。

    只希望天道能接了他的宏愿,否则他就要快速将功法忘却销毁,不然天谴就会落下,以他现在这点实力去挡天谴,必死无疑。

    发出宏愿之后,天威似乎比刚才更盛了一点,夜晓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全身似乎被看了个遍,前世今生未来都被看透的那种感觉,夜晓知道,那是天道的注视,似乎在考量夜晓将来有没有实力机会完成宏愿。

    一息过后,轰的一声,一道庞大雷霆向夜晓落下,夜晓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雷霆直面而来,被劈了个正着。

    完了,要死!要死!拒绝也好歹说一声啊,我又不是不可以销毁那功法!

    这是雷霆命中夜晓前,夜晓最后的心理活动。

    又一息过后,嗯?好像没有事,沐浴在雷霆之中反而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好像充满了力量,夜晓还感到一股意志,大概是天道的意志,透露着一个意思——准。

    哦,原来这雷霆是造化之雷,并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反而有造化之能,此时正在滋养夜晓的肉身灵魂。

    呼,夜晓大松一口气,看来天道是接了他的宏愿,这天谴算是度过了,造化之雷算是奖励。

    真的是,接了就接了嘛,不要突然一记雷霆落下嘛,吓死宝宝了。

    接着夜晓笑了,笑得灿烂,创造功法算是成功了!紧张的心放下,开怀地运行混元诀消化这造化之雷的庞大能量。

    笑着笑着,夜晓就笑不出来了,这造化之雷也不香了,要打工的,要还的,万倍的那种。

    ...

    天空雷劫已经退去,有人赶至夜晓之前的地方探查,却毫无所获,夜晓早已悄悄返回了樊山城夜家,他可不会留在原地让人发现雷劫是他引起的,那会徒增许多麻烦,能不惹麻烦,自然尽量不惹麻烦,而且怕被人通过气机气息什么的探查追溯到自身,夜晓在回夜家之前,运行功法把一切可能追溯到自身的气机气息统统吞噬掉,一点能量都不留。

    夜晓不知道的是,青莲界某些神秘禁地之内、某些圣地级势力之内、某些隐秘的秘境洞府之内、深海之下等,一些不知存活多久的神秘存在都心有灵犀般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就从天机中获得了有人发宏源的信息,以及隐隐约约的准字。

    这些神秘存在都心中大震,有人族之人向天道发出宏愿,这不算什么,震惊的是,天道接了。

    以他们的见识,自然知道宏愿,宏愿可不是随便发发天道就接的,天道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触到的。修为弱的,宏愿连传都传不到天道。能把宏愿传达给天道的,简答的宏愿,天道理都不理你,困难的宏愿,天道也要考量你能不能还愿。

    这宏愿是何人所发?这些什么存在纷纷掐指推算,他们可以算到宏愿信息,只不过宏愿中的名字被模糊了,他们算到是在人族疆域所发,好像还是人族,却算不到具体之人,也对,宏愿都被天道接了,必定是大气运之人,自得天道庇护。

    这些神秘存在不再推算,而是思索此人会带来什么影响,可以算到此人是人族,对自身是人族的什么神秘存来说是个好消息,人族似乎要诞生一位大能强者了,对非人族的神秘存在就不是个好消息了。

    除了得到此人是人族信息外,此人还似乎创造了什么绝世之法,是老牌强者还是新生强者呢?

    还有此人还提到要征诸天万界,万界有没有,这些神秘存在不知道,但有些什么神秘存在却参与过远古之时爆发的一场异界入侵的大战。当时一支自称是来自邪神界的邪皇族生灵,自天外而来,杀戮本界生灵,炼其尸骨,掠夺本界灵物矿脉,当真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生灵涂炭,万物灭绝,最后是集结本界所有顶尖大能之力,联合起来,死伤大半,才将那邪皇族驱逐,驱逐之后搅乱天外乾坤,断绝天外之路,这片天地才得以安宁。

    远古那一战,无数本源资源被掠夺出天外,造成本界天地的灵气大大稀释,修炼难度大增,强者数量诞生得越来越少,最近的现在,已经近万年没有诞生顶尖大能了。

    现在此人要征战诸天万界,难道是要重开天外之路,这究竟是好还是坏?半年前灵风之海突然爆发的动荡,根源好像就来自天外,真是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啊。

    不少势力组织,不管是人族的还是非人族的,都突然收到来自祖宗、祖师的命令,调查人族疆域异常,老牌人族强者有什么异动?是否有异军突起的新生代强者?这些人有谁近期向天道发过宏愿?总之一片风起云动。

    夜晓自然不知道这背后的暗流涌动,夜晓还并非强者,天阳城夜家也太弱,还在凡俗,各方绝不会想到他们要寻找之人便在凡俗王朝中一个弱小的夜家之中

    ...

    时间过去了三日,由夜晓引发的雷劫产生的骚动依然不止,当时雷劫遮天蔽日,千里之外都能看见,消息不胫而走,吸引了许多人到来,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游历中的宗门大派的高人被吸引而来。

    这不,这天樊山城外就有两位带着徒弟的高人联袂而来,二人自是带着徒弟在夜晓渡劫的地方探查过,妙法秘术都用上了,却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想找附近城池的人问问,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樊山城是最近的城池,就来了。

    “此城主事者何人?”男性高人释放一股强大的气息,轻喝一声,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樊山城。

    樊山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问话,也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息。

    高人降临,这是樊山城之人的想法。

    顿时以四大世家为主的夜家家主夜龙、史家家主、公明家家主、苏家家主迅速向城外赶去,以及一些略有实力小家族家主也向城外赶去,这些家主纷纷猜测这高人想必是因三天前的雷劫吸引而来,这三天这些家主见过不少为此而来之人,只是都不是高人。

    三天前的雷劫,这些家主知道的也不多,高人若是问话,这些家主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若是能在高人面前露面并获得高人的好感,或者能为高人办些事,或者能邀请高人来自家做客,或许可以获得些想不到的机缘,再不济也不能恶了高人,这是这些赶去城外的家主的想法。

    不一会儿,四大四家主不分先后率先赶到,他们对视一眼,露出竞争之意,大约都知道了对方和自己差不多一样的想法。

    然后四大家主微微观察城外高人人,只是惊讶的发现好像不止一位高人,有一男一女各自驾驭着法宝悬浮在城外空中,刚才的声音应该是男性高人传声,这名女士能悬空与男性高人并列,显然地位和男前辈先同的,二人背后还有两名年轻人,应该是这二位的徒弟或后辈。

    公明家主微微一笑,率先上前一步,他是樊山城城主,私底下能不能差遣其余之人另说,至少明面上他是主事之人,面对高人的问话有天然优势,夜龙、史家主、苏家主三人都不好抢先答话。

    只见公明家主弯腰先向男性高人施了一礼,又向女性高人施了一礼,才向男性高人恭声道:“见过前辈,在下是樊山城公明世家家主,同时也是此城樊山城城主,前辈想必是为了三天前发生的雷劫而来吧。”

    公明家主微微顿了顿,悄悄观察一下高人眼色,见高人眼色没什么变化,像是等待他说下去,公明家主继续道:“此事我等也不清楚,那天雷劫突然到来,又突然消散,只落下一道雷霆,我等也不知为何,去探查,结果毫无所获,是高人渡劫还异宝出世,我等也不清楚,这几天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知前辈还有什么想问?在下必定知无不言。”

    男性高人与女性高人视线从公明家主身上向夜龙等另三家家主扫去,显然想确定公明家主所说之话真假,这四人是在场的樊山城之人修为最高的几人,想必分别是樊山城最大几个势力的代表,若四人点头,那事实便与之差不多了。

    见两位前辈视线扫来,夜龙、史家主、苏家主纷纷道:“确实为公明家主所言。”

    听到回答,二人这才将视线收回。

    男性高人淡声道:“如此,便并无他事了。”

    无他事?这怎么行,眼见两位前辈似乎就要带徒弟离开,公明家主快声道:“二位前辈想必是远道而来,不知可有落脚之处?我公明家愿为二位前辈接风洗尘,请二位前辈驾临我公明家歇息,我公明家必定全力调查雷劫之事,如有发现,也好向二位前辈禀报。”

    夜龙、史家主、苏家主自然不敢落后纷纷道:“我夜家(史家、苏家),也愿为二位前辈接风洗尘,请二位前辈驾临夜家(史家、苏家),我夜家也必定全力调查雷劫之事,向二位前辈禀报。”

    男性高人和女性高人相视一眼,似乎在想要不要留下做客,继续探查雷劫原因,这些人的心思他们也知道,无非是想获得一些功法丹药之类的赏赐,外出行走,遇到得多了,若是一些人办事令他们满意,他们也不吝啬赐予这些人一些他们眼中的普通的宝物。

    史家主眼珠一转,二位前辈不留下还好,大家都没马屁拍,若是留下,大概率会选着公明家,谁让公明家是城主,先前先去回话,印象中已经拨得头筹,得想个办法让二位前辈选择史家才行。

    只见史家主突然出声道:“我史家有些珍宝,愿献给二位前辈,请二位前辈赏脸,驾临史家。”

    “嗤。”一声轻笑,原来是女性高人背后那少女发出的,少女道:“珍宝?你们凡俗的世家能有什么珍宝,我师父见过的珍宝数不胜数,太垃圾的珍宝我师父可看不上。”

    史家主脸色微变,被少女嗤笑也不敢有任何怒色,只是一脸尴尬,他史家的珍宝对史家自然是珍宝,对面前二位高人可不一定是了。

    “菲儿,不要无礼。”女性高人轻斥一声,不痛不痒。

    夜龙、苏家主、公明家主听到史家主之话,本也想说同样的话,不能让史家独出风头,在听到少女之话后,纷纷选择闭嘴,还好没说,不然尴尬的就是自己。同时也在想,自家的珍宝,二位高人应该看不上,还有什么呢?钱财?不行。美色?有女前辈在,不能说,男前辈也不一定喜欢。那还有什么可以吸引二位前辈的呢?

    有了,夜龙突然一笑,然后收敛笑意,向二位前辈恭声道:“二位前辈,在下有一名孙子,年龄十一岁,心性品性上佳,金木双九品亲和力的修炼资质,不知二位前辈是否有兴趣驾临夜家看一看。”

    世俗的钱财珍宝,前辈高人或许看不上,但身世清白的天才孩童,前辈高人或许会有爱才之心,甚至可能收其为徒。

    夜龙就差说,我孙子是个修炼天才,二位前辈收他为徒吧,虽然心中是这么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万一面前二位前辈不喜欢呢,稳一波,说看看没问题吧。

    果然,二位前辈高人都眼中一亮,身世清白的天才孩童?或许可以收其为徒,或者带回宗门。

    “金木双九品亲和力?可以一看。”男性高人道。

    “本座也去一观。”女性高人也道。

    成了,夜龙露出兴奋的笑意,道:“请二位前辈随我回夜家。”

    说着,夜龙带着二位前辈及他们徒弟入了城,回夜家。

    其余家主则懊恼,自己家族里资质最高的也才亲和力六品,无法开口,只恨自己当年为何要提枪收兵这么早,导致家族没这么高资质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