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极无上尊 > 第十五章 一场悲剧一场感悟
    第二天清晨,望石城一家客栈的一处房间内。

    两人当然什么都没发生,此刻李若曦有些不高兴看着夜晓,不是说男人酒后容易那个么,都是骗人的,还有那个小二也是骗人的,什么七杯倒,看看他喝了多少杯,一点事都没,还整晚都尽在捣鼓那些矿石,一点风情都没。

    再看夜晓,当然知道李若曦打的是什么主意,本来要在客栈开两间房的,李若曦硬要只开一间,还想把自己灌醉,想得美,稍稍运行混元诀就把酒气吞噬一空了,这晚,他在炼制两样东西,分别是剑和储物戒指。

    炼制剑还好,难度不大,炼制储物戒指却需要融入空间之力,一般只有道尊境以上才可以掌控一些空间之力,所幸记忆里对空间之力感悟挺深,夜晓虽没到道尊境,却也可以稍微借用一点空间之力,完成炼制储物戒指。

    两把剑,两个储物戒指,夜晓将其中一把剑和一只储物戒指,递给李若曦,道:“诺,给你,戒指是储物戒指,可以滴血认主。”

    原本还不高兴的李若曦惊疑道:“这戒指是储物戒指?传说中不是说道尊境以上的炼器师才可以炼制储物物品吗?”

    储物物品可珍贵异常,她听她父皇说她们家皇室也才一个储物物品,还不是戒指,她现在居然能有一个?

    “炼制储物物品的必要条件是掌握一点空间之力,道尊境以上基本会掌握一点空间之力,所以道尊境以上可以炼制,但这并非绝对,低于道尊境但领悟有一点空间之力,也是可以炼制的。”夜晓解释道。

    “这么说夜晓哥哥掌握一点空间之力咯?好厉害,夜晓哥哥怎么什么都懂。”李若曦崇拜道,忍不住想去抱夜晓,被夜晓躲开了,嘟着嘴,得到储物戒指也没那么开心了。

    “赶紧炼化了,等下出门去,我是带你来历练的,不是带你来玩的。”夜晓道,然后自己开始炼化储物戒指和剑,储物戒指是夜晓早就想炼制的,之前是没时间炼制,现在有了储物戒指,以后存放东西就方便了,就像昨天卖木剑那十万金币那样,不至于太多不方便带身上。

    李若曦吐了吐舌头,在一边开始炼化自己的储物戒指和剑。

    储物戒指空间不算大,十多个立方,暂时够用了,剑是四品灵剑,武器也是按九品划分,一二品为尘品,三四品为灵品,五六品为玄品,七品为道品,八品为王品,九品为帝品,夜晓为自己的这把剑,为其取名为紫月剑,紫是娘亲紫衣的紫,月时小月儿的月,挺想念她们的。

    好一会儿,夜晓把戒指和剑炼化完成了,看了眼李若曦,还没好,没事,再等等她。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若曦也炼化完成,兴奋地摸着剑爱不释手手,这可是夜晓哥哥送自己的第一份礼物。

    “夜晓哥哥,你的剑取什么名字啊?”李若曦问道。

    “紫月剑。”夜晓道。

    “哦,那我的剑就叫蓝星剑,咱们的这两把剑就是星月双剑,嘻嘻。”李若曦嘻嘻笑道。

    “随你,现在逛逛这座城,走吧。”夜晓道。

    ...

    大街上,夜晓和李若曦在一家面摊上吃面,突然听到一声大喊,“杜家向曹家开战啦”,顿时街面上的人几乎全都往一个方向赶去。

    “走,咱们也去看看。”夜晓对着李若曦道,

    二人跟随在众人之后。

    不久就来到一座大院之外,远远就能听到大院之内的厮杀之声。

    大院之门有块门匾写着曹家二字,门匾之上有着剑痕刀痕,刚刚留下的,显然是听到的那杜家在向曹家发起进攻。

    众路人不敢进入大院之内看戏,若是被其中一方当初另一方的敌人,波及到自身就不好了。

    夜晓悄悄带着李若曦一处较高的屋顶,望向曹家大院之内,两波人马,一边是统一的蓝衣长剑,一边则服饰不一,还有不少妇孺参战,想来蓝衣长剑一方是进攻方杜家。

    两方厮杀是异常惨烈,此刻躺下了不少人,散落许多残肢断臂,还有许多内脏大场,鲜血染得到处都是,看了令人作呕,李若曦就被这景象给恶心到吐了,她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在天阳国国都时,她被保护得好好的。

    夜晓也有点微微不适,哪怕记忆里有不少这种场面,但毕竟不是他自身的经历,真的是惨烈啊,若之前夜文杰没有拜入圣地,樊山城夜家和史家可能也会发生眼前这种厮杀,娘亲紫衣如何能安好,还好,夜家现在还算安全,但安全不了永远,总有一些势力不怕圣地,得做点什么准备守护娘亲,夜晓有些担心地想到。

    这时,厮杀好像接近尾声,杜家有一名融魂境强者领头,而曹家最强者不过是命莲九重,强者决定战斗走向,杜家一方把曹家打得节节败退,眼见杜家就要对曹家赶尽杀绝之时,曹家大院内部忽然出现一人,拦住了杜家那名融魂境强者,是一名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气息在融魂境界并不稳定,好像是刚刚突破。

    “哈哈,曹风小儿,你可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杜家那名融魂境强者大笑道。

    “杜天虎,你欺人太甚。”曹风怒声道。

    “哼,你曹风五年前压迫我儿致死,怎么不说欺人太甚,你们曹家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杜天虎道。

    原来他们早就有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不过是被你早先一步突破到融魂境,现在我曹风也突破到融魂境了,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杀。”曹风怒喝一声杀向杜天虎。

    二人很快缠斗在一起,曹风虽刚刚突破,却不落下风,其实杜天虎也是突破融魂境没多久,这不一突破稳定了一下境界就带着杜家杀向曹家了。

    曹风与杜天虎厮杀了许久,境界相同,难分胜负,但好像是曹风的功法更胜一筹,在战斗中曹风逐渐属性融魂境的力量,终于反压杜天虎一手,将杜天虎击伤了,二人迅速分开,曹风想趁势追击时,杜天虎一句话让他停住了。

    “曹风小儿,你看看那是什么。”杜天虎捂着伤势道,只见几名蓝衣人拿着剑架着一男一女和两名孩童来到杜天虎身后。

    “爹,娘,小雨,小雪,杜天虎,你卑鄙。”曹风惊呼一声,却也停下了趁势追击的脚步,这是他的父母及弟弟妹妹。

    “卑鄙又如何,曹风啊曹风,你知道的,我只想要你的命,你自裁如何,我就放了他们。”杜天虎道,也不管伤势了,拿着剑就架到曹风父母身上。

    “你觉得可能吗?”曹风冷声道。

    “好像是不可能,但现在放下你手中的剑,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们。”杜天虎森然道。

    曹风浑身剧烈颤抖,但并没有立即放下手中的剑,眼中挣扎之色闪过,显然在天人交战。

    杜天虎也不着急,把剑曹风父母身上等着曹风放弃剑。

    “小风,不可以,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曹风的父亲道。

    “闭嘴。”杜天虎一巴掌扇过去,把曹风父亲扇得嘴角流血。

    “父亲...杜天虎。”曹风惊呼一声咬牙恨声道,恨不得就这样杀过去,可是他不敢,就算他能杀了杜天虎,他的父母、弟弟妹妹也会在他杀掉杜天虎之前遭遇毒手。

    ...

    画面一转。

    “夜晓哥哥,杜家好卑鄙,居然以对方亲人性命要挟。”李若曦刚吐完,此时脸色苍白道。

    “杀子之仇,生死灭族之战,没有卑鄙不卑鄙,一切都只是手段,只有赢下来才有资格说卑鄙。”夜晓摇头道,李若曦还是太天真,可不是什么人都遵守祸不及家人,而且不斩草除根,后患无穷,一不小心就会冤冤相报。

    “可是...”李若曦相变辩解点什么。

    “没有可是,假如你有重要的亲人被害了,或许你能遵守祸不及家人的原则去报仇,但报仇之后呢,凶手也有亲人,凶手的亲人就会把你当仇人,也许无法向你复仇,但若是他们向你其他重要亲人下手,到时候你就追悔莫及了,所以出门在外要么别结仇,要么就斩草除根。”夜晓道。

    “哦”

    ...

    画面再回到曹风身上,此时手中紧紧抓住剑,愤怒得浑身颤抖。

    “还不弃剑?那就先拿你弟弟的一只手。”杜天虎说完,手中的剑一挥,其中那名男童的一只手就被斩了下路。

    “啊。”男童带着惊吓痛苦地大哭。

    “小雨!”曹风怒喝一声,被抓住的曹风父母在担心的怒喊。

    “弃剑!”杜天虎大喝一声。

    曹风紧紧握着剑,天人交战,终于好像做了什么决定,虚脱似的道:“杜天虎,你赢了,我的命你可以拿去为你儿子报仇,但你得放了我父母,放了我弟弟妹妹,放了曹家之人,否则我绝不弃剑。”

    “可以,弃剑吧。”杜天虎道。

    曹风终于还是放下了剑,杜天虎对着自己身后的属下使了个眼色,那属下立即会意,拔剑就像曹风斩去,杜天虎紧紧盯着,若是曹风敢乱动,他手里的剑就会向曹风父母斩去。

    面对着斩来的剑,曹风不敢躲,紧紧盯着杜天虎,就这样吧,爹、娘,曹风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曹风放弃了反抗,闭上了双眼。

    没有异变突起,没有人救曹风,曹风的脑袋一下子被砍了下来。

    曹风死了,杜天虎手里的剑猛地一挥,曹风的父母,弟弟妹妹也死了,大笑道:“哈哈,儿啊,为父终于为你报仇了,你放心,曹家一个人都跑不了,杀。”

    杜家之人一下子又向曹家杀了过去,有残余的曹家之人对着杜天虎怒喝道:“杜天虎,你不讲信用!你不得好死。”

    “信用?这是不死不休之仇,我岂会为了一点信用为我杜家未来埋下隐患,可笑。”杜天虎不屑道。

    曹家完了,全部人被屠宰一空,在杜家把曹家财产搜刮离开之后,那些看戏的路人相继的拥入曹家,寻找着有没有遗漏的宝物,没有人为曹家收敛尸体,真的是墙倒众人推。

    ...

    夜晓和李若曦没有随众路人进曹家大院,李若曦有些恨声道:“这杜天虎太不是东西了,居然不守信用,明明答应了曹风说放过曹家之人已经他父母弟弟妹妹。”

    “所以,你有什么感想?”夜晓道。

    “感想?曹风太不值得了,杜天虎一定是个大恶人。”李若曦愤然道。

    “善恶暂且不做评论,咱们踏上修炼之路,就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你要记住,以后要是你遇到这种情况,千万不能放手中的剑,剑在手,敌人还会忌惮,你在乎的人还可能得以救出,若是放下手中的剑放弃抵抗,死的不仅是自己,你在乎的人,你身边的人,都可能逃不掉,你连报仇都做不到,只会以可怜的悲剧收场,而且没人会可怜你,就像这些路人,甚至还可能从你尸体上啃一口,所以不要寄托敌人会守信用,相信的只有自己手中的剑,剑在手,至少能报仇,明白吗?”夜晓告诫道。

    “嗯,我明白了。”李若曦点头应道。

    说是这样说,却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的,那种情况思维只会混乱,就像那曹风。

    夜晓摇摇头,感慨一下曹风的遭遇,一场悲剧一场感悟,若曦要走的路还远,自己也只不过因为记忆,懂得稍稍多亿点。

    “走吧。”夜晓道,带着李若曦离去。

    曹家大院只是见证的第一场悲剧,望石城也只是历练的第一站,红尘历心,战斗历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