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无情道后仙君回心转意了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还差些功德
    “你看——”清珏目不转睛的指着道观的方向,微笑道:“云初在那里打坐呢。”

    清运朝着清珏指的方向看过去,依旧是什么也没看到,但是,他相信哥哥看到的肯定和他不一样。

    “哥,你——”清运看着自己哥哥的侧脸,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当年的事情,你怨娘吗?”

    “我怨她什么?”清珏一直盯着前方,没有回头。“我能怨她什么,她也只是想让自己的丈夫回家罢了。现在想来,让云初彻底失望的,是我当初的不坚定,一叶蔽目,没有想过用其他的方法救父亲,而是真的在认真考虑父亲与她之间的取舍。”

    清珏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若是当初,我能够坚定的选择她,然后与她一起去京城救下父亲,会不会有其它不一样结果呢?可以,一切都来不及了。”

    “哥……”清运有些担忧的看着清珏。

    “这样已经很好了,只要每天能看到她,我就很知足了。”清珏淡淡道。

    过了一会儿,清府安排的人就过来了,简单的用完早膳,清运便指挥着来人搭建木屋。

    想到早上清珏看着山上平静的那一幕,他特意将所有对着山上的房间都留了一扇窗户,方便清珏随时可以看到山上的动向。

    清夫人亲自过来,带了几件清珏的衣服。

    木屋搭好后,又烧了热水,将他洗漱了一番。

    终于,当年那个翩翩的少年仿佛再次回来了,除了脸上没有了当年的神采,其他一切如旧。

    清夫人看着这样的清珏,不禁潸然泪下。

    她的珏儿,终于又回来了。

    往后,清珏便一个人在山下的树林住了下来。

    每日跟着云初一起打坐练剑,只要每次抬头能看见她,他便会安心。

    等云初回观中吃饭的时候,清珏也会在小木屋升起袅袅炊烟。

    清夫人和清运偶尔会过来看看,通常待一小会儿就离开了。

    清家主也来过一次,对于现在的清珏只是叹气,也没说什么。

    清珏还在这里遇到过云庭。

    那日云初回来看完云老夫人和云老爷之后,两位老人当天晚上便一起离开了,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

    云初就是他们最后的一丝挂念,他们等了太久,所以,才会在见完云初后,安详的离开。

    云庭顺着云初的踪迹,也追踪到了这里,他看不见山上的道观,只有清珏能看见。

    “虽然当初对你很生气,但是,看到你之后自暴自弃的日子,也不觉得多气了。”云庭看着清珏道。“或许,你是真的很爱很爱小妹,可惜一切造化弄人。”

    山下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泫泽等人的眼睛。

    “师父,就让清珏那小子在下面一直住着吗?您为什么要让他看到小师妹?”温芷不解的问道。

    “若清珏的执念太重,恐会给云初以后的修行带来麻烦。”泫泽淡淡道。“云初既已入了道门,便会全心全意的修道,这一点不用担心。只是……”

    “师父可是担心小师妹体内的血煞之气会出来阻挠。”如剑毕竟是所有人中修行最久的,云初这一世的修行,虽可以让她顺利的进入无情道的下一境界,但是,毕竟体内还有一个血煞之气这种不定的因素,若是在云初进阶时出来阻挠……

    泫泽点点头,想了想道:“还差些功德。”

    话音刚落,如有所感一般,天道给他泄露的一道天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余杭突然出现一家青楼,里面的一位花魁,凡是见过她的男子都为其神魂颠倒,夜不思归。

    本来这件事官府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在接连死了三四个男子之后,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余杭的官员立即派衙役前去捉拿花魁,可是,过去的衙役无一生还,第二天皆被发现死在了青楼的不远处。

    官员写了一封书信,请奏了上方后,自己亲自带着衙役前去捉拿。

    谁料,见到花魁后,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随即,是掩饰不住的对花魁的喜爱,恨不得将这世间最好的东西奉献上去。

    朝廷接到官员的奏折,立即重视了起来,可是,当想联系到官员时,却被告知去了青楼还没回来。

    当今的皇帝,也就是那时云初他们救下的太子知道后,又加派了人手,特点钦差前去,结果也是一去不返。

    听从大臣们的吩咐,他特意去请了京城中最大的道馆里的道士。

    “陛下——”那道士伸出手指认真的掐算着。“余杭哪里,是有狐妖作祟,所有见过她的人皆被狐媚之术所惑,唯有您的真龙之气可暂时压制。”

    “云初,为师算到这人间的帝王将危,人间恐会有一场大灾难,你这就下山,帮助人间的帝王收服了那个妖孽。”泫泽将云初叫在了面前,叮嘱道。“此去会有生命之危,你可愿意?”

    “以身殉道,我之愿也。”云初清淡的眉眼间尽是平静,她双目微敛,将手中的拂尘收在臂弯处,对着泫泽行了一礼。“弟子这就启程,若能归,则是幸也,若不归,也是幸也。”

    清珏远远的,就看到云初下山的身影,还没来得及高兴,便云初打断。

    “我此去归期不定,你今后可回家中,勿要在此停留了。”

    “你是为了余杭狐妖的事情去的吗?”清珏询问道。

    他虽然一直都在这深山树林之中。可是,清运会时不时的给他带来一些外界的消息。其中就有提到狐妖一

    事。

    “是。”云初平静道。

    “有几成把握?”清珏满脸都是担忧。

    “没有把握。”云初淡淡道。仿佛只是在告诉清珏今天的天气怎么样,而不是要去赴死。

    “我陪你一起。”清珏没有阻止云初,而是选择了陪她一起。

    他太了解云初了,一旦决定的事,便很难改变。

    “不用。”云初抬起头看了清珏一眼,拒绝道。

    “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你,但你也改变不了我的,你走你的,我跟我的。”清珏笑着对云初道。

    他今天与云初说了好多的话,很开心。

    云初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余杭城外,似乎是知道了皇帝要来,狐妖早早的就在此等候了。

    那道士有些道行,说的没错。

    皇帝的真龙之气确实可以压制住狐妖的狐媚之术,但是,那是之前。

    在狐妖吞噬了这么多人的魂魄之后,魅惑之术大增,就连真龙之气也无济于事。

    云初赶到的时候,皇帝正在狐妖的魅惑之术下挣扎,他带来的大军已经全部中招,正在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逼近。

    “吞了皇帝的神魂,我便可修炼成仙。”那狐妖嚣张道。“这世间,将再无什么能够抵挡得住我的魅惑之术。”

    “清心如水,清心即水,微风无起,波澜不惊……”云初没有多犹豫,一边念起清心诀,一边向着皇帝的身边走去。

    所过之处,那些中了狐媚之术的人皆清醒了过来。

    “云小姐?”皇帝满是差异,眼中还有着不确定。

    十年过去了,云初的相貌一点也没变。

    云初对着皇帝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狐妖。

    “哪里来的小道士,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狐妖见自己的魅惑之术失败,气愤道。“不然,即便你是女子,我也能将你的神魂一并吃了。”

    云初没有理会狐妖,而是席地而坐,自顾自的念起了清心诀。

    不断有人摆脱狐妖的控制开始苏醒。

    “给我杀了她——”无奈之下,狐妖只好拿出自己之前炼制的几个防身傀儡,指挥着他们去阻止云初。

    清珏一个闪身,与皇帝一起挡在了云初面前。

    “保护云小姐,不惜一切代价。”皇帝对周围清醒过来的士兵们命令道。

    此刻他哪能不知,云初是杀死这个狐妖的关键。

    皇帝身上有真龙之气,狐妖的魅惑之术要花一些时间,于是,她将目标放在了清珏的身上。

    “公子,您忍心这么对奴家吗?”

    清珏只觉的一阵恍惚,眼前的狐妖渐渐的变成了云初的样子。

    “替我杀了他可以吗?”‘云初’眼中仿佛有无限风情,指着清珏身旁的皇帝道。

    清珏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将刺向了狐妖。

    “即便披着云初的皮囊,你也不是她。”

    “可恶——”一击不成,狐妖眼中更是气愤,双手化爪,与清珏交战在了一起。“你们坏了我的好事,我要用你们都死。”

    随即,狐妖又召唤出了几个傀儡。

    这些傀儡看起来都是文弱的公子,实则力大无穷,又无痛无觉。

    一时间,皇帝带来的士兵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一遍清心诀念完,云初起身,来到清珏与皇帝身边道:

    “傀儡都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狐妖,狐妖一死,傀儡便散。”

    即便以一敌三,狐妖也不落下风,毕竟杀了那么多人,它的法力暴增。

    三人之中,只有云初对她的威胁最大,毫不犹豫,狐妖也不管清珏两人,所有的攻击都对着云初而来。

    即便云初的剑法再厉害,没有法术的加持,也无济于事。